葡京在线注册网站
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三国英雄...

葡京在线注册网站

葡京官方注册 葡京游戏官网注册 文史知识大全 三国成语故事 三国小说
葡京在线注册网站 > 三国记实 > [建康实录]与[吴书](四)

[建康实录]与[吴书](四)

发表时间: 2006-01-19 20:56 来源:葡京在线注册网站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四篇:人物篇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一、增补类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卷第一:[太祖上]

  1、建安五年:(四月)(孙策)为(许)贡客许昭伏刺之,伤面。
孙策传:“未发,会为故吴郡太守许贡客所杀。先是,策杀贡,贡小子与客亡匿江边。策单骑出,卒与客遇,客击伤策。”
其下注引江表传曰:“贡奴客潜民间,欲为贡报雠。猎日,卒有三人即贡客也。策问:“尔等何人?”答云:“是韩当兵,在此射鹿耳。”策曰:“当兵吾皆识之,未尝见汝等。”因射一人,应弦而倒。馀二人怖急,便举弓射策,中颊。后骑寻至,皆刺杀之。”

  2、建安十二年:袭身长八尺,武力绝人,声发若雷,贼帅望旗散走。
董袭传:“长八尺,武力过人。袭所向辄破,虎等望见旌旗,便散走。”

  3、建安十四年:自饯备于江上,观望久之,谓备曰:“孤与埽清逋秽,迎帝定都,事成之日,愿与公乘舟游沧海耳。”备对曰:“此亦备之志也。”

  4、建安二十二年:是岁,偏将军、都亭侯凌统卒。
谨案:见[列传篇--人物类--卷一第1条]。

  5、建安二十四年:是岁,南昌太守孱陵侯吕蒙卒。
谨案:[吴书]未载其卒年。[实录]以为此时,盖因其事迹至此而断。

  6、黄武元年:以东征将军高瑞领丹阳太守。

  7、黄武五年:(冬十一月)卫将军、交趾太守、龙编侯士燮卒。
士燮传:“燮在郡四十馀岁,黄武五年,年九十卒。”

  卷第二:[太祖下]

  1、黄龙元年:(四月)甲午,公卿再请,王曰:“群臣百辟,咸以寡人上副天心,寡人敢辞。”

  2、嘉禾元年:春,丞相顾雍奏宜修郊庙社稷,以承天意。诏答未许。
吴主传注引江表传曰:“是冬,群臣以权未郊祀,奏议曰:“。”权曰:“。”重奏曰:“。”权曰:“。”复书曰:“。”权曰:“。””
谨案:[江表传]仅称“群臣”奏之,[顾雍传]亦未载此事。

  3、赤乌三年:十二月,使左台侍御史郗俭监凿城西南,自秦淮北抵仓城,名运渎。

  4、赤乌四年:三月,镇北将军(原作右将军)孙韶卒。
孙韶传:“赤乌四年卒。”

  5、赤乌四年:五月,皇太子登薨,帝闻惊惋,哀不自胜。诏曰:“国丧明嫡,百姓何福?”

  6、赤乌六年:(冬十一月)是月,太子太傅、都乡侯阚泽薨。
阚泽传:“六年冬卒,权痛惜感悼,食不进者数日。”

  7、太元元年:(八月)华覈以为役繁赋重,区务不容之效也。因条奏之,帝曾不省。
华覈传:“始为上虞尉、典农都尉,以文学入为秘府郎,迁中书丞。和废后,为黄门侍郎。”
谨案:此既[吴书]中华覈在孙权时代的全部记载,未闻有此一谏。

  8、神凤元年:夏四月乙未,帝崩于内殿。
吴主传:“夏四月,权薨。”
资治通鉴卷七十五:“夏,四月,吴主殂。”
谨案:诸葛恪传:“与弟公安督融书曰:“今月十六日乙未,大行皇帝委弃万国,群下大小,莫不伤悼。”
[三国志旁证]:吴主以四月薨,推神凤元年四月乙未,乃二十六日,传文脱‘二’字。
当据补。

  卷第三:[废帝]

  1、五凤三年:遣钦为先锋,以吕据朱异、刘纂、唐咨等自江都引众军入淮、泗以继之。
孙亮传:“先遣钦及骠骑将军吕据、车骑将军刘纂、镇南将军硃异、前将军唐咨军自江都入淮、泗。”
孙峻传:“文钦说峻征魏,峻使钦与吕据、车骑将军刘纂、镇南将军硃异、前将军唐咨自江都入淮、泗,以图青、徐。”
资治通鉴卷七十七:“文钦说吴人以伐魏之利,孙峻使钦与骠骑将军吕扰及车骑将军刘纂、镇南将军硃异、前将军唐咨自江都入淮、泗,以图青、徐。”
谨案:“先锋”之语,或当因[实录]补之。

  卷第四:[后主]

  1、宝鼎二年:时大将军陆凯、徐陵亭侯华覈上书谏曰:“敌国强大,西蜀倾覆,深可为忧。臣以为安抚修德在急,而功作无益于时。”后主不纳。
孙皓传注引江表传曰:“陆凯固谏,不从。”
资治通鉴卷七十九:“陆凯谏,不听。”
谨案:两书皆言“陆凯谏”,但不见其文。而[陆凯传]、[华覈传]亦未见。又[通鉴]及[华覈传]又各载华覈当时所上二疏(略)不尽相同。疑上文既陆凯谏文。

  2、凤皇元年:秋八月,左丞相万彧以汇禁中语,因会钦毒,不死,自杀。
孙皓传:“是岁右丞相万彧被谴忧死。”
资治通鉴卷七十九:“是岁,吴主因会,以毒酒饮彧,传酒人私减之。又饮留平,平觉之,服他药以解,得不死。彧自杀。”

  3、凤皇三年:后主益怒,曰:“欲书朕过耶!”竟诛之。

  4、天纪二年:夏五月,右国史徐陵亭侯华覈卒。
华覈传:“天册元年以微谴免,数岁卒。”
谨案:天册元年(275年)至天纪二年(278年),时隔三年,可当一“数”字矣。

  5、案,三十国春秋:晋王济尝与武帝澙,时济伸脚在局下,因问皓曰:“闻君生剥人面皮何也?”皓曰:“人臣无礼于其君者,则剥之。”武子大惭,遽缩脚。或侍宴武帝,曰:“闻君善歌,令唱汝歌。”皓应声曰:“昔与汝为邻,今为汝作臣。劝汝一杯酒,愿汝寿千春。”

  6、皓在位,天纪末,有窥上国之心,使太卜尚广筮并天下,得同人之颐,对曰:“吉。庚子岁,青盖入洛。”故皓以克平西北为事,不备其亡,时岁实庚子也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二、辨疑类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卷第一:[太祖上]

  1、建安十二年:太夫人吴氏薨,合葬高陵。
吴主传:“七年,权母吴氏薨。”
孙破虏吴夫人传:“建安七年,临薨,引见张昭等,属以后事,合葬高陵。”
其下注引志林曰:“按会稽贡举簿,建安十二年到十三年阙,无举者,云府君遭忧,此则吴后以十二年薨也。八年九年皆有贡举,斯甚分明。”
谨案:如[志林]所言,则早有人疑而辨之。
今查[三国志旁证]卷二十八:“案,此书七年者,当因下文“八年景卒官”之文而误。”
直言“七年”误之因由,则早有定论。
资治通鉴卷六十五:“(建安十二年)权母吴氏疾笃,引见张昭等,属以后事而卒。”
当为是。

  卷第二:[太祖下]

  1、赤乌十二年:冬,右大司马全琮卒。
全琮传:“十二年卒。”
吴主传:“十年春正月,右大司马全琮卒。”
资治通鉴卷七十五:“(建安十年)春,正月,吴全琮卒。”
谨案:或言此处乃因赤乌十二年三月左大司马朱然卒而至误,当以[吴主传]、[通鉴]为是。然何以将“三月”误作“冬”,况[实录]后[全琮传]中言之凿凿其“卒,时年五十二”(见[列传篇--人物类--卷二第4条]),应所据有本。当以[全琮传]、[实录]为准。

  卷第四:[后主]

  1、凤皇三年:十二月,诏分郁林为桂林郡。十一月,侍中、太尉范慎薨。
孙皓传:“自改年及是岁,连大疫。分郁林为桂林郡。”
孙皓传:“(凤皇二年)是岁,太尉范慎卒。”
孙和传注引吴录曰:“凤凰三年卒。”
谨案:范慎应卒于凤皇三年(274年)。又,“十一月”不当列于“十二月”之后。或是两句顺序颠倒;或是“十二月”的“二”字为衍文。由于[孙皓传]亦未载其时,则不得而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三、讹误类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卷第一:[太祖上]

  1、建安五年:以后事付弟权,托长史张昭、张纮辅佐之。
张纮传:“建安四年,策遣纮奉章至许宫,留为侍御史。少府孔融等皆与亲善。曹公闻策薨,欲因丧伐吴。纮谏,以为乘人之丧,既非古义,若其不克,成雠弃好,不如因而厚之。曹公从其言,即表权为讨虏将军,领会稽太守。曹公欲令纮辅权内附,出纮为会稽东部都尉。”
资治通鉴卷六十三:“(冬十月)曹操孙策死,欲因丧伐之。侍御史张纮谏曰:“乘人之丧,既非古义,若其不克,成仇弃好,不如因而厚之。”操即表权为讨虏将军,领会稽太守。操欲令纮辅权内附,及以纮为会稽东部都尉。纮至吴,太夫人以权年少,委纮与张昭共辅之。纮惟补察,知无不为。”
谨案:依上引二书,时张纮不在吴。其以建安四年(199年)赴中原,迟至建安五年(200年)十月后返。不得托之。

  2、建安十三年:周瑜趋后,密说权曰:“今拒操,破之必矣。若破操,天下可鼎峙而立,荆州上流当吴有也。”
谨案:[吴书]中言辞不同。此处颇不合情理,仅言“破之必矣”而不言“破之因由”,岂能安孙权之心乎。

  3、建安二十年:冬,折冲将军、升城督甘宁卒。
谨案:[吴书]未载其卒年。[实录]以为此时,盖因其事迹至此而断。
今据孙皎传:“尝以小故与甘宁忿争。权闻之,以书让皎曰:“自吾与北方为敌,中间十年,初时相持年小,今者且三十矣。””
按孙权所言“自吾与北方为敌,中间十年”,则应是公元218年。
而其后所言“初时相持年小,今者且三十矣”,则有两种可能:
孙权的年龄:则应是公元211年。按前文所述,“孙皎与甘宁忿争”事在建安二十年(215年)以后,则是孙权所自言“三十”乃简称,略去了一个“余”或“几”字。
孙皎的年龄:按建安二十三年(218年)推之,则孙皎生于公元187年。其兄瑜生于公元177年,其弟奂生于公元195年,时间上亦相合。
而度其文词,自当是以说“孙皎的年龄”为是。如是,则甘宁至少在建安二十三年(218年)仍在生。不得卒于“二十年”矣。

  4、建安二十三年:权如吴,亲乘马射虎於庱亭。虎伤马,长史张纮执辔谏曰:“足下继父兄之业,不宜轻脱,逞英雄于猛兽,万一不虞,则大事去矣。”权乃止。
吴主传:“二十三年十月,权将如吴,亲乘马射虎於庱亭。马为虎所伤,权投以双戟,虎卻废,常从张世击以戈,获之。”
谨案:[张纮传]亦不载此谏。
今查张昭传:“权每田猎,常乘马射虎,虎常突前攀持马鞍。昭变色而前曰:“将军何有当尔?夫为人君者,谓能驾御英雄,驱使群贤,岂谓驰逐於原野,校勇於猛兽者乎?如有一旦之患,奈天下笑何?””(事在建安十四年至黄初二年间)
则当作“张昭”为是。[实录]误。
又据张纮传:“后权以纮为长史,从征合肥。权率轻骑将往突敌,纮谏曰:“夫兵者凶器,战者危事也。今麾下恃盛壮之气,忽强暴之虏,三军之众,莫不寒心,虽斩将搴旗,威震敌场,此乃偏将之任,非主将之宜也。原抑贲、育之勇,怀霸王之计。”权纳纮言而止。”
两文大意差不多,皆谓为人君者所当为之事,或混而乱之。

  5、建安二十四年:权遣梁禹入贡于汉,以观曹操。
吴主传:“权遣校尉梁寓奉贡于汉。”
其下注引魏略曰:“梁寓字孔儒,吴人也。权遣寓观望曹公,曹公因以为掾,寻遣还南。”
资治通鉴卷六十八:“权遣校尉梁寓入贡。”
谨案:[实录]误。

  6、黄武三年:魏文帝临江不敢渡,久之叹曰:“天固隔我吴、魏,彼有人焉。”便退。
吴主传:“魏文帝出广陵,望大江,曰“彼有人焉,未可图也”,乃还。”
徐盛传注引魏氏春秋云:“文帝叹曰:“魏虽有武骑千群,无所用也。””
资治通鉴卷七十:“帝临望,叹曰:“魏虽有武骑千群,无所用之,未可图也。””
谨案:[实录]言辞,前文不搭后理,吴、魏因天险隔之,关“彼有人”甚事。
今查文帝纪:“(黄初六年)冬十月,行幸广陵故城,临江观兵,戎卒十余万,旌旗数百里。”
资治通鉴卷七十:“(黄初六年)帝见波涛汹涌,叹曰:“嗟乎,固天所以限南北也!”遂归。”
吴主传注引吴录曰:“帝见波涛汹涌,叹曰:“嗟乎!固天所以隔南北也!”遂归。”(此注在黄武四年后)
吴黄武四年,既魏黄初六年。则是[实录]将两年间数言合而述之,误甚。
[三国志旁证]:此魏文帝第一次临江,是黄武三年九月事。至四年冬,复至广陵,临江观兵,兵有十余万,旌旗弥数百里,有渡江之志。权严设固守。时大寒冰,舟不得入江。帝见波涛汹涌,叹曰:“固天所以隔南北也!”遂归。此见[吴录],裴注已引之。

  卷第二:[太祖下]

  1、黄武八年:十一月,右长史张纮卒。
资治通鉴卷七十一:“(九月)张纮还吴迎家,道病卒。”
谨案:据张纮传:“纮建计宜出都秣陵,权从之。令还吴迎家,道病卒。”
吴主传:“(黄龙元年)秋九月,权迁都建业。”
因此[实录]和[通鉴]将张纮卒年定于此年(黄龙元年既黄武八年)。
然若张纮于是年亡,则不应仍为“右长史”。
今查吴主传:“(建安)十六年,权徙治秣陵。明年,城石头,改秣陵为建业。”
若是黄武八年(229年)事,则[张纮传]当称“纮建计宜出都建业”而非“秣陵”。当是指建安十六年(211年)初徙秣陵时事。二书皆误。[校勘记]据此认为张纮既卒于此年,当是。

  2、赤乌十一年:秋,丞相、冀州牧、番禺侯步骘薨。
吴主传:“(赤乌十年)夏五月,丞相步骘卒。”
步骘传:“十年卒。”
资治通鉴卷七十五:“(正始八年五月)吴丞相步骘卒。”
谨案:魏正始八年既吴赤乌十年。
[三国志旁证]:(步骘传)十一年卒。钱大昭曰:“[吴主传]步骘卒于赤乌十年五月。此‘一’字衍。”
则古本已误之,许氏延袭其误尔。

  卷第三:[废帝]

  1、建兴二年(原作元年):立皇后全尚女,太祖女鲁斑所生。斑譖废太子和,而劝太祖立亮,以女为妃。及即位,立为后。
吴主权步夫人传:“生二女,长曰鲁班,字大虎,前配周瑜子循,后配全琮。”
孙亮全夫人传:“从祖母公主爱之,每进见辄与俱。及潘夫人母子有宠,全主自以与孙和母有隙,乃劝权为潘氏男亮纳夫人,亮遂为嗣。”
谨案:则鲁班嫁的是全琮,非全尚,安得与其生女。而鲁班于全尚之女为从祖母,非母。

  2、太平二年:将军全端、钱塘侯全泽等与诸葛宗亲十余人,皆降于魏。
资治通鉴卷七十七:“全怿兄子辉、仪在建业,与其家内争讼,携其母将部曲数十家来奔。”
谨案:“诸葛宗亲”,当有讹文。

  3、太平三年:全纪母公主从姐也,其夜知谋,以告綝。
孙亮全夫人传:“孙亮全夫人,全尚女也。从祖母公主爱之。”
谨案:全纪亦全尚子。与孙亮全夫人同辈。公主乃其“从祖母”,而“从祖母”的“从姐”安得为其“母”?此必有误。
今查孙綝传:“亮妃,綝从姊女也,以其谋告綝。”
其下注引江表传曰:“亮召全尚息黄门侍郎纪密谋,曰:“卿去,但当使密耳。卿宣诏语卿父,勿令卿母知之,女人既不晓大事,且綝同堂姊,邂逅泄漏,误孤非小也。”纪承诏,以告尚,尚无远虑,以语纪母。母使人密语綝。”
“亮妃”、“纪母”,身份虽殊,却都是孙綝的从姐。是“公主”为“孙綝”之讹。
或曰,公主的从姐,亦可以是孙綝的从姐。然公主是孙坚之孙,孙綝却是孙静的曾孙,非一辈人也。
[三国志校笺]亦引用此曰:[实录]作“全纪母,公主从姐也。”
惟取其异同,未作解析。

  卷第四:[后主]

  1、宝鼎元年:十一月,将欲还建业,左丞相、大将军陆凯谏曰:臣闻有道之君。此非保国养民之术也。
陆凯传:“皓徙都武昌,扬土百姓溯流供给,以为患苦,又政事多谬,黎元穷匮。凯上疏曰:臣闻有道之君。”
谨案:陆凯本谏为“劝孙皓不要徙都武昌”,此则省去大段谏言(详见[陆凯传]),并移置“欲(从武昌)还建业”时,似谏其“不要还建业”。误甚。

  2、建衡三年:(春)东观令华覈固争。后主乃遂追前出军伐晋无功事,大司马丁奉斩之。
华覈传:“天册元年以微谴免,数岁卒。”
孙皓传:“春正月晦,皓举大众出华里,皓母及妃妾皆行,东观令华覈等固争,乃还。”
其下注引江表传曰:“兵人不堪,皆曰:“若遇敌便当倒戈耳。”皓闻之,乃还。”
资治通鉴卷七十九:“寒冻殆死,皆曰:“若遇敌,便当倒戈。”吴主闻之,乃还。
谨案:天册元年(275年)后数岁,天纪中也。[实录]后亦言其卒于天纪二年(278年),见[时间篇--增补类--卷四第2条],则此处不当就死之。[丁奉传]亦不载。考[江表传]及[通鉴]皆不载华覈固争事,是孙皓惧怕兵变而还。盖本传欲掩其胆小之性尔。又,或谏者另有其人。

  3、天玺元年:会稽太守车浚以民饥,表出仓赈灾,后主怒,以浚树恩,私遣人就斩之。时东湖太守张咏以不出算缗,亦遣就斩之,同枭首以徇诸郡。中书令贺邵见后主凶暴骄矜,信惑群邪,政事日弊,乃上表极言而谏,后主深恨,以为谤毁国政嫌之。既而邵忽中恶风,口不能言,求去职。后主疑其讬疾,收付酒藏,掠考千所,邵无一言,后主大怒,烧锯以截其头,家属徙于临海。
孙皓传:“会稽太守车浚、湘东太守张咏不出算缗,就在所斩之,徇首诸郡。”
其下注引江表传曰:“浚在公清忠,值郡荒旱,民无资粮,表求振贷。皓谓浚欲树私恩,遣人枭首。又尚书熊睦见皓酷虐,微有所谏,皓使人以刀环撞杀之,身无完肌。”

资治通鉴卷八十:“湘东太守张咏不出算缗,吴主就在所斩之,徇首诸郡。会稽太守车浚公清有政绩,值郡旱饥,表求振贷。吴主以为收私恩,遣使枭首。尚书熊睦微有所谏,吴主以刀镮撞杀之,身无完肌。”
贺邵传:“后邵中恶风,口不能言,去职数月,皓疑其讬疾,收付酒藏,掠考千所,邵卒无一语,竟见杀害,家属徙临海。并下诏诛玄子孙,是岁天册元年也。”

资治通鉴卷八十:“(咸宁元年)吴中书令贺邵,中风不能言,去职数月,吴主疑其诈,收付酒藏,掠考千数,卒无一言,乃烧锯断其头,徙其家属于临海。又诛楼玄子孙。”
谨案:是[孙皓传]误将车浚、张咏二人事并为一事。
又两书并言“尚书熊睦因谏见杀”,而晋咸宁元年既吴天册元年,则贺邵被杀于去岁,[实录]误。

  4、天纪三年:以张悌为丞相、领军师将军,率牛渚督何祯。案,吴志:马本合浦太守修允部曲督。遂与何兴、王族、吴述、殷兴等谋反,以据广州,兴攻苍梧、族破始兴也。
孙皓传:“马与部曲将何典、王族、吴述、殷兴等因此恐动兵民。典攻苍梧,族攻始兴。牛渚都督何植为司徒。”

资治通鉴卷八十:“督将郭马、何典、王族等累世旧军。使典攻苍梧,族攻始兴。牛渚都督何植为司徒。”
谨案:何祯,既何植。见[列传篇--人物类--卷四第5条]。
何兴,两书皆作“何典”。盖[实录]以“殷兴”误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四、待质类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卷第一:[太祖上]

  1、建安十五年:(步)骘到,杀刘表所置苍梧太守吴臣。
[三国志旁证]:(士燮传)表又遣吴臣代之。钱大昭曰:薛综步骘传亦作吴巨,惟[蜀先主传]注引[江表传]作“吴臣”,恐误。
谨案:今[实录]又作“吴臣”,未详孰是。
另,[三国志旁证]:[水经浪水注]云:王氏[交广春秋]曰:“建安十六年,吴遣临淮步骘为交州刺史,将武吏四百人之交州,道路不通,苍梧太守长沙吴巨,拥众五千,骘有疑于巨,先使谕巨,巨迎之于零陵,遂得进州。巨既纳骘,而后有悔,骘以兵少,恐不存立。巨有都督区景,勇略与巨同,士为用。骘恶之,阴使人诣巨,巨往告景勿诣骘,骘请不已,景又往,乃于厅事前中庭,俱斩首以徇众。”又曰:“骘杀吴巨、区景,使严舟船,合兵二万,下取南海。”
亦作“吴巨”。

  卷第二:[太祖下]

  1、嘉禾五年:秋七月,辅吴将军、娄侯张昭薨。
资治通鉴卷七十三:“三月,吴张昭卒,年八十一。”
谨案:“七月”、“三月”,未详孰是。

  卷第三:[废帝]

  1、晋太康中,吴故少府卿丹杨戴显上表,迎尸归葬赖乡。
孙休传注引吴录曰:“至晋太康中,吴故少府丹杨戴颙迎亮丧,葬之赖乡。”
谨案:“显”、“颙”,未详孰是。

  卷第四:[后主]

  1、凤皇三年:三月,司徒丁固卒。
孙皓传:“二年春三月,以陆抗为大司马。司徒丁固卒。”
谨案:“三年”“二年”,未详孰是。

  2、凤皇三年:秋九月,尚书仆射、高陵侯韦昭以嫌收下狱。竟诛之。
韦昭传:“孙皓即位,封高陵亭侯,迁中书仆射。收曜付狱,是岁凤皇二年也。又作官职训及辩释名各一卷。谨追辞叩头五百下,两手自搏。而华覈连上疏救曜曰。皓不许,遂诛曜。”
资治通鉴卷八十:“(泰始九年夏四月)吴主以为不奉诏命,意不忠尽,积前后嫌忿,遂收昭付狱。昭因狱吏上辞,献所著书,冀以此求免。而吴主怪其书垢故,更被诘责,遂诛昭。”
谨案:晋泰始九年既吴凤皇二年。[实录]误。另,“九月”、“四月”,未详孰是。

  3、后五年,薨于洛阳。
孙皓传:“五年,皓死于洛阳。”
其下注引吴录曰:“皓以四年十二月死,时年四十二,葬河南县界。”
资治通鉴卷八十一:“(太康四年冬十一月)归命侯孙皓卒。”
谨案:当以“四年”为是。另,“十一月”、“十二月”,未详孰是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五篇:地理篇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一、增补类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卷第一:[太祖上]

  1、建安十三年:权始自吴迁于京口而镇之。案,地志:吴大帝亲自吴迁朱方,筑京城,南面西面各开一门,即今润州城也。因京岘立名,事情为京镇,在建业之北,因为京口。或云汉时已有京口,未详。

  2、黄武二年:春正月,城江夏武昌宫。
吴主传:“是月,城江夏山。”

  卷第二:[太祖下]

  1、黄武八年:(夏四月)柴燎告天,礼毕,法驾旋武昌宫,陞太极殿。(陞,音sheng,既今“升”。)

  2、黄武八年:冬十月至,自武昌城建业太初宫居之。宫即长沙桓王故府也,因以不改。今在县东北三里,晋建康宫城西南,今运渎东曲折内池,即太初宫西门外。池吴宣明太子所创,为西苑。初,吴以建康宫地为苑,其建业都城周二十里一十九步。

  3、赤乌三年:十二月,使左台侍御史郗俭监凿城西南,自秦淮北抵仓城,名运渎。

  4、赤乌四年:冬十一月,诏凿东渠,名青溪,通城北堑潮沟。

  5、赤乌八年:八月,大赦。使校尉陈勋将屯田,发屯兵三万凿句容中道,至云阳西城,以通吴、会船舰,号破岗渎,上下一十四埭,通会巿,作邸阁。仍于方山南截淮立埭,号曰方山埭,今在县东南七十时。
吴主传:“遣校尉陈勋将屯田及作士三万人凿句容中道,自小其至云阳西城,通会巿,作邸阁。”
资治通鉴卷七十四:“吴主遣校尉陈勋将屯田及作士三万人,凿句容中道,自小其至云阳西城,通会市,作邸阁。”

  6、赤乌十年:春,适南宫。案,舆地志:南宫,太子宫也。宋置欣乐营,其地今在县城二里半,吴时太子宫在南,故号南宫。
吴主传:“二月,权適南宫。”
资治通鉴卷七十五:“(二月)乃徙居南宫。”

  7、赤乌十年:帝初好道术,有事仙者葛仙公(原作葛玄),尝与游处,或止石头四望山所,或游于列洲。案,舆地志:赤乌二年,为玄于方山立观。
吴范刘惇赵达传注引抱朴子曰:“时有葛仙公者,每饮酒醉,常入人家门前陂水中卧,竟日乃出。曾从吴主别,到洌州,还遇大风,百官船多没,仙公船亦沉沦,吴主甚怅恨。明日使人钩求公船,而登高以望焉。久之,见公步从水上来,衣履不沾,而有酒色。既见而言曰:“臣昨侍从而伍子胥见请,暂过设酒,忽忽不得,即委之。””

  8、赤乌十一年:三月,太初宫成,周回五百丈,正殿曰神龙,南面开五门:正中曰公车门;东门曰升贤门、左掖门;西曰明扬门、右掖门。正东曰苍龙门;正西曰白求恩虎门;正北曰玄武门。起临海等殿。
吴主传:“三月,宫成。”

  9、神凤元年:秋七月,葬蒋陵,今县东北十五里钟山之阳。
吴主传:“秋七月,葬蒋陵。”

  卷第三:[废帝]

  1、永安元年:(十二月)追杀綝弟幹、闿于中江。
孙綝传:“闿乘船欲北降,追杀之。”

  卷第四:[后主]

  1、宝鼎元年:(冬十月)丁固、诸葛靓等逆讨于九里汀之牛屯。
吴主传:“丁固、诸葛靓逆之於牛屯。”
孙和传注引吴历:“但遂前到九里,固、靓出击,大破之。”
资治通鉴卷七十九:“固、靓斩其使,发兵逆战于牛屯。”
谨案:[吴历]当增“汀”字。

  2、宝鼎二年:夏六月,起新宫于太初之东,制度尤广,二千石已下皆自入山督摄伐木。又攘诸营地,大开苑围,起土山作楼观,加饰珠玉,制以奇石,左弯崎,右临硎。又开城北渠,引后湖水激流入宫内,巡绕堂殿,穷极伎巧,功费万倍。十二月,新宫成,周五百丈,署曰昭明宫。开临硎、弯崎之门,正殿曰赤乌殿,后主移居之。
孙皓传:“夏六月,起显明宫,冬十二月,皓移居之。”
其下注引太康三年地记曰:“吴有太初宫,方三百丈,权所起也。昭明宫方五百丈,皓所作也。避晋讳,故曰显明。”
注引吴历云:“显明在太初之东。”
注引江表传曰:“皓营新宫,二千石以下皆自入山督摄伐木。又破坏诸营,大开园囿,起土山楼观,穷极伎巧,功役之费以亿万计。陆凯固谏,不从。”
资治通鉴卷七十九:“夏,六月,吴主作昭明宫,二千石以下,皆自入山督伐木。大开苑囿,起土山、楼观,穷极伎巧,功役之费以亿万计。陆凯谏,不听。”
另,此处“十二月”应为衍文,因前文已列十二月条(省略部分),详见[时间篇--辨疑类--卷四第6条]。

  3、凤皇二年:司市中郎将陈声收宫人,绳以法。后主闻之,忿以他事烧锯断声头,弃其尸於四望山下。
孙皓传:“司市中郎将陈声,素皓幸臣也,恃皓宠遇,绳之以法。妾以愬皓,皓大怒,假他事烧锯断声头,投其身於四望之下。”
资治通卷八十:“司市中郎将陈声素有宠于吴主,绳之以法。姬诉于吴主,吴主怒,假他事烧锯断声头,投其身于四望之下。”
谨案:三国志旁证:四望,山名。[元和郡县志]:四望山在上元县西北八里。
两书当增“山”字。

  4、后五年,薨于洛阳,葬河南芒山。
孙皓传注引吴录曰:“皓以四年十二月死,时年四十二,葬河南县界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二、辨疑类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卷第四:[后主]

  1、元兴元年:十一月,诏徙兴交州、布广州,并追道杀之,夷三族。
濮阳兴传:“十一月朔入朝,皓因收兴、布,徙广州,道追杀之,夷三族。”
资治通卷七十八:“十一月,朔,兴、布入朝,吴主执之,徙于广州,道杀之,夷三族。”
谨案:各书皆言并“徙广州”。“广州”乃分“交州”而立之,是以二人同路。又因“道追杀之”,则二人尚未至徙地。或疑[吴书]、[通鉴]因及同路而误以为徙地亦同。当从[实录]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三、讹误类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相关人物:孙皓 刘禅 华核 张纮 陆凯 步骘 全琮 张昭[吴] 全尚 孙綝 

上一篇:[建康实录]与[吴书](五) 下一篇:[建康实录]与[吴书](三)
热门文章排行
热门小说排行
葡京官方注册
三国成语故事 三国人物排名 三国谋士排名 三国武将排名 三国美女排名 三国演义 三国志 葡京游戏官网注册

Copyright 2013 葡京在线注册网站.
本站部分取材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,欢迎来稿 |站长统计粤ICP备12031602号-3